朱淑真

编辑 锁定
朱淑真(约1135~约1180),号幽栖居士,南宋女诗人,是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之一。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中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于仕宦之家。丈夫是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和睦,最终因抑郁早逝。又传淑真过世后,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其余生平不可考,素无定论。现存《断肠诗集》、《断肠词》传世,是劫后余篇。
中文名
朱淑真
国 籍
中国(南宋
出生地
浙江
出生日期
约1135
逝世日期
约1180
职 业
词人
主要成就
诗词创作
代表作品
《断肠诗集》《断肠词》
性 别
别 号
幽栖居士

生平考证 编辑

朱淑真(9张)
朱淑真(9张) (10张)
一、其生平,传世载籍多记载为“自号幽栖居士,祖籍浙江海宁路仲,世居桃村。工诗,嫁为俗吏为妻,不得志殁”。幽栖居士之说,最早见清王士祯《池北偶谈·朱淑真璇玑图记》,
学术界已断为伪托;世居桃村,则不详其说从来。此外各项均见宋魏仲恭《断肠集序》,而据集中《春日书怀》“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可知,其夫亦曾仕宦。因此除钱塘人,出身宦家,生活不幸外,诗人生平今已难详考。
、有关朱淑真的籍贯身世历来说法不一,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江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南宋初年时在世。其父曾在浙西做官,家境优裕。幼颖慧,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素有才女之称。相传因父母作主,嫁予一文法小吏,婚后生活很不如意,抑郁而终,其墓在杭州青芝坞。

作品溯源 编辑

生前曾自编诗词集(《写怀二首》“孤窗镇日无聊赖,编辑诗词改抹看”),死后散佚。孝宗淳熙九年(一一八二)宛陵魏仲恭(端礼)辑为《断肠集》十卷,未几钱唐郑元佐为之作注,并增辑后集七卷(一本把第七卷厘为两卷,作八卷)。此外尚有《断肠词》一卷行世。
朱淑真诗,以清汪氏艺芸书舍影元抄《新注朱淑真断肠诗集》(藏北京图书馆)为底本。校以民国徐乃昌影元刻本(简称元刻本)、清光绪嘉惠堂刊《武林往哲遗著》本(简称武林本)、清抄本(藏北京图书馆)等。新辑集外诗另编一卷。

作品特色 编辑

相传朱淑真作品为其父母焚毁,后人将其流传在外的辑成《断肠集》(诗)2卷,《断肠词》1卷及《璇玑图记》,辗转相传,有多种版本。
其诗词多抒写个人爱情生活,早期笔调明快,文词清婉,情致缠绵,后期则忧愁郁闷,颇多幽怨之音,流于感伤,后世人称之曰“红艳诗人”。作品艺术上成就颇高,后世常与李清照相提并论。流传颇广的《生查子》:“……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一阕,也有被认为是欧阳修所写。
合并图册
合并图册 (2张)
朱淑真书画造诣相当高,尤善描绘红梅翠竹。明代著名画家杜琼在朱淑真的《梅竹图》上曾题道:“观其笔意词语皆清婉,……诚闺中之秀,女流之杰者也。”明代大画家沈周在《石田集·题朱淑真画竹》中说:“绣阁新编写断肠,更分残墨潇湘。”由此可见,其能力非寻常深闺女子可比,当与李清照并驾齐驱。朱淑真,她的诗作受到市民的激赏,却在死后遭到父母的焚烧(据魏仲恭《断肠诗集序》)。她显然是英年早逝的“问题美女作家”。
她的别号是“幽栖居士”,为南宋多情才女和美女,与李清照齐名,有《断肠集》存世。从“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愁怀》)来看,她的婚姻是不幸的,因此,有些作品泄露了婚外恋情,被一些学者剥夺著作权。
但是,她的作品还是存有大胆露骨的香艳镜头:“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缠绵于情爱连时间也不管了,“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犹如今人当街亲吻一般大胆。
朱淑真曾作一“圈儿词寄夫。信上无字,尽是圈圈点点。夫不解其意,于书脊夹缝见蝇头小楷《相思词》,顿悟失笑:“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月缺了会圆,月圆了会缺。整圆儿是团圆,半圈儿是别离。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我意。还有数不尽的相思情,我一路圈儿圈到底。”夫阅信,次日一早雇船回海宁故里。朱淑真的“圈儿词”实际是咏月诗的形象化表达,是抽象画的另一种形态。诗人的幽默含蓄风趣演绎得淋漓尽致。
圈儿词的作者一直有争议,也有称清朝的梁绍壬写的,但是朱淑真写的已被有关学者证明。

婚姻生活 编辑

后人给朱淑真的诗集作序,说她“嫁为市井民妻”,当根据考证,她的丈夫应该不是普通市民,而是一个小官吏,朱淑真所不满于他的,并不是无财无势,而是才学不能相称,心灵无法沟通。婚后不久,她便因失望而发出了这样的抱怨:“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依。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以休生连理枝?”。
对于《生查子》词,作者究竟是欧阳修还是朱淑真,一直都存有争议。词的含义浅白易懂,写的就是一个少女与情人的约会,作者是谁,却惹来争议:闺阁妇女自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按那时的说法,无疑就是邀人私奔之词,要比李清照被后人指责:“闾巷荒淫之语,肆意落笔”来得更为严重。所以明代的杨慎在《词品》里一本正经地斥责朱淑真为“不贞”。
朱淑真到底是在和丈夫离异后才另觅爱人,还是在无爱的婚姻中出轨,并无明确记载。但根据她实在娘家的情况来看,她最后应该已经跟丈夫分居,纵使没有得到正式的休弃,不算“大归”,事实上已经离异。后考证其因与情人分手而“悒悒抱恨而终”,“其死也,不能葬骨于地下,如青冢之可吊。”有人据此猜测她又可能是投水自尽,死于湖中,尸骨都不能安葬。
南宋淳熙九年(1182)有一个名叫魏仲恭的人,将朱淑真的残存作品辑录出版,并为之作序。序文开头说:“比在武陵,见旅邸中好事者往往传颂朱淑真词,每茄听之,清新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岂泛泛所能及?未尝不一唱而三叹也!”

诗词作品 编辑

断肠词集

忆秦娥·正月初六日夜月
弯弯曲,新年新月钩寒玉。钩寒玉,凤鞋儿小,翠眉儿蹙。
闹蛾雪柳添妆束,烛龙火树争驰逐。争驰逐,元宵三五,不如初六。
浣溪沙·清明
春巷夭桃吐绛英,春衣初试薄罗轻。风和烟暖燕巢成。
春衣初试薄罗轻 春衣初试薄罗轻
小院湘帘闲不卷,曲房朱户闷长扃。恼人光景又清明。
寒食不多时,几日东风恶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
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
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注】此词一作李清照作。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
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俏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
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独倚阑干昼日长,纷纷蜂蝶斗轻狂。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
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
清平乐·夏日游湖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风光紧急,三月俄三十。拟欲留连计无及,绿野烟愁露泣。
倩谁寄语春宵,城头画鼓轻敲。缱绻临歧嘱付,来年早到梅梢。
黄鸟嘤嘤,晓来却听丁丁木。芳心已逐,泪眼倾珠斛。
见自无心,更调离情曲。鸳帷独。望休穷目,回首溪山绿。
风劲云浓,暮寒无奈侵罗幕。髻鬟斜掠,呵手梅妆薄。
少饮清欢,银烛花频落。恁萧索。春工已觉,点破香梅萼。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帷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
起来临绣户,时有疏萤度。多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湿云不渡溪桥冷,娥寒初破东风影。溪下水声长,一枝和月香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菩萨蛮·秋
秋声乍起梧桐落,蛩吟唧唧添萧索。欹枕背灯眠,月和残梦圆。
起来钩翠箔,何处寒砧作。独倚小阑干,逼人风露寒。
菩萨蛮·木樨
也无梅柳新标格,也无桃李妖娆色。一味恼人香,群花争敢当。
情知天上种,飘落深岩洞。不管月宫寒,将枝比并看。
【注】此词一作朱秋娘作。
巧云妆晚,西风罢暑,小雨翻空月坠。牵牛织女几经秋,尚多少、离肠恨泪。
微凉入袂,幽欢生座,天上人间满意。何如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
念奴娇·催雪
冬晴无雪,是天心未肯,化工非拙。不放玉花飞堕地,留在广寒宫阙。
云欲同时,霰将集处,红日三竿揭。六花翦就,不知何处施设。
应念陇首寒梅,花开无伴,对景真愁绝。待出和羹金鼎手,为把玉盐飘撒。
沟壑皆平,乾坤如画,更吐冰轮洁。梁园燕客,夜明不怕灯灭。
鹅毛细翦,是琼珠密洒,一时堆积。斜倚东风浑漫漫,顷刻也须盈尺。
玉作楼台,铅溶天地,不见遥岑碧。佳人作戏,碎揉些子抛掷。
争奈好景难留,风?#93;雨僽,打碎光凝色。总有十分轻妙态,谁似旧时怜惜。
担阁梁吟,寂寥楚舞,笑捏狮儿只。梅花依旧,岁寒松竹三益
竹里一枝斜,映带林逾静。雨后清奇画不成,浅水横疏影
吹彻小单于,心事思重省。拂拂风前度暗香,月色侵花冷。
西江月·春半
办取舞裙歌扇,赏春只怕春寒。卷帘无语对南山,已觉绿肥红浅。
去去惜花心懒,踏青闲步江干。恰如飞鸟倦知还,澹荡梨花深院。
月华清·梨花
雪压庭春,香浮花月,揽衣还怯单薄。欹枕裴回,又听一声干鹊。
朱淑真画像 朱淑真画像
粉泪共、宿雨阑干,清梦与、寒云寂寞。除却,是江梅曾许,诗人吟作。
长恨晓风漂泊,且莫遣香肌,瘦减如削。深杏夭桃,端的为谁零落。
况天气、妆点清明,对美景、不妨行乐。拌著,向花时取,一杯独酌。
下楼来,金钱卜落; 问苍天,人在何方?恨王孙,一直去了; 詈冤家,言去难留。 悔当初,吾错失口; 有上交,无下交; 皂白何须问?分开不用刀; 从今莫把仇人靠;千里相思一撇消。
圈儿词
相思欲寄无从寄, 画个圈儿替; 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 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侬意: 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 整圈儿是团圆,破圈儿是别离。 还有那说不尽的相思, 把一路圈儿圈到底。

断肠诗集

《黄花》
土花能白又能红,晚节由能爱此工。
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
冬日梅窗书事四首
明窗莹几浮无尘,月映幽窗夜色新。惟有梅花无限意,对人先放一枝春
病起眼前俱不喜,可人唯有一枝梅。未容明月横疏影,且得清香寄酒杯。
朱宣咸中国画《朱淑真诗·摘下盘中颗颗香》 朱宣咸中国画《朱淑真诗·摘下盘中颗颗香》
的皪江梅浅浅春,小窗相对自清新。幽香特地成牵役,不似梨花入梦频。
二色梅
缀雪云酥各自芳,两般颜色一般香。瑶池会罢朝元客,缟素仙裳问道装。
山脚有梅一株地差背阴冬深初结蕊作绝句寄之
溪桥野店梅多绽,此地冬深尚未寒。寄与梅花且宁耐,枝头无雪不堪看。
雪夜对月赋诗
一树梅花雪月间,梅清月皎雪光寒。看来表里俱清澈,酌酒吟诗兴尽宽。
欲雪
寒雀无声满竹篱,冻云四幂雪将垂。北风不看人情面,控勒梅花不放枝。
雪二首
一夜青山换玉尖,了无尘翳半痕兼。寒鸦打食围沙渚,冻雀藏身宿画檐。
野外易寻东郭履,月中难认塞翁髯。梅花恣逞春情性,不管风姨号令严。
谁剪飞花六出尖,素娥肌肉莹相兼。分明幻玉迷青嶂,轻薄随风入画檐。
冻笔想停诗客手,寒蓑宜拥钓翁髯。长安陋巷多贫士,可见鹑衣透胆严。
饥禽高噪日三竿,积雪回风堕指寒。秀色暗彭山在线添梅富裕,绿梢明报竹平安。
冷侵翠袖诗肩耸,春入红炉酒量宽。帘外有山千万叠,醉眸浑作怒涛看。
围炉
围坐红炉唱小词,旋篘新酒赏新诗。大家莫惜今朝醉,一别参差又几时。
除日
爆竹声中腊已残,酴酥酒暖烛花寒。朦胧晓色笼春色,便觉风光不一般。
除日:农历十二月最后一天。腊:农历十二月。酴酥:酒名。一般:一样。
穷冬欲去尚徘徊,独坐频斟守岁杯。一夜腊寒随漏尽,十分春色破朝来。
彭山在线
桃符自写新翻句,玉律谁吹定等灰。且是作诗人未老,换年添岁莫相催。
九日
去年九日愁何限,重上心来益断肠。秋色夕阳俱淡薄,泪痕离思共凄凉。
征鸿有阵全无信,黄菊多情更有香。自觉近来清瘦了,懒将鸾镜照容光
寓怀二首
淡月疏云九月天,醉霜危叶坠江寒。孤窗镇日无聊赖,编辑诗词改抹看。
寓怀:寄托情怀。无聊赖:没有寄托,无聊。改抹:涂改。
菊有黄花篱槛边,怨鸿声重下寒天。偏宜小阁幽窗下,独自烧香独自眠。
秋日述怀
妇人虽软眼,泪不等闲流。我因无好况,挥断五湖秋。
等闲:随便,轻易。挥断:即挥尽。五湖秋:五湖秋水。喻眼泪多。
初合双鬟学画眉彭山在线,未知心事属阿谁。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萧郎万首诗。
秋日晚望
烟浓难认别州山,仿佛鸥群浴远滩。一点客帆摇动处,排云红日弄光寒。
仿佛:隐约貌。
秋夜牵情
纤纤新月挂黄昏,人在幽闺欲断魂。笺素折封还又改,酒杯慵举却重温。
灯花占断烧心事,罗袖长供把泪痕。益悔风流多不足,须知恩爱是愁根。
闲闷闲愁百病生,有情终不似无情。风流意思镌磨尽,离别肝肠铸写成。
弹压西风擅众芳,十分秋色为谁忙。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酷爱清香折一枝,故簪香髻蓦思惟。若教水月浮清浅,消得林逋两句诗。
月待圆时花正好,花将残后月还亏。须知天上人间物,同禀秋清在一时。
堂上岩桂秋晚未开作诗促之
著意裁诗特地催,花须著意听新诗。清香未吐黄金粟,嫩蕊犹藏碧玉枝。
不是地寒偏放晚,定知花好故开迟。也宜急趁无风雨,莫待霜高露结时。
一痕雨过湿秋光,纨扇初抛自有凉。雾影乍随山影薄,蛩声偏接漏声长。
秋日登楼
梧影萧疏弄晚晴,残蝉凄楚不堪听。楼高望极秋山去,满眼重重叠叠青。
秋夜杂书二首
雨过凉生枕簟秋,楼头新月挂银钩。且无挥扇劳纤手,恰好添香伴酒瓯。
窗外蛩吟解说秋,迢迢清夜惜前游。月华飞过西楼上,添起离人一段愁。
秋夜二首
夜久无眠秋气清,烛光频剪欲三更。铺床凉满梧桐月,月在梧桐缺处明。
凉天如水夜澄鲜,桂子风清懒去眠。多谢嫦娥知我意,中秋未到月先圆。
秋夜闻雨三首
似箭撩风传帐幕,如倾凉雨咽更筹。冷怀倚枕人无寐,铁石肝肠也泪流。
竹窗萧索镇如秋,雨滴檐花夜不休。独宿广寒多少恨,一时分付我心头。
似篾身材无事瘦,如丝肠肚怎禁愁。鸣窗夜听芭蕉雨,一叶中藏万斛愁。
秋夜有感
哭损双眸断尽肠,怕黄昏后到昏黄。更堪细雨新秋夜,一点残灯伴夜长。
中夜
冯夷捧出一轮月,河伯吹开万里云。寥廓无尘河汉远,水光天影接清芬。
灯花鹊喜两无凭,那更清宵梦不成。月上楼头天似洗,愁人别是一般情。
月转西窗斗帐深,灯昏香烬拥寒衾。魂飞何处临风笛,肠断谁家捣夜砧。
对景漫成
半窗残照一帘风,小小池亭竹径通。枫叶醉红秋色里,两三行雁夕阳中。
七夕
拜月亭前梧叶稀,穿针楼上觉秋迟。天孙正好贪欢笑,那得功夫赐巧丝。
中秋
秋来常是病,不易到中秋。欲赏今宵月,须登昨夜楼。
露浓梧影淡,风细桂香浮。莫做寻常看,嫦娥亦解愁。
中秋值雨
积叶冷翻阶,痴云暗海涯。楼高劳望眼,天瞑隔吟怀。
宛转愁难遣,团圆事未谐。四檐飞急雨,寂寂坐空斋。
独坐
卷帘待明月,拂槛对西风。夜气涵秋色,瑶河浸碧空
草根鸣蟋蟀,天外叫冥鸿。几许旧时事,今宵谁与同。
樱桃
为花结实自殊常,摘下盘中颗颗香。
味重不容轻众口,独于寝庙荐先尝。
闷怀二首
黄昏院落雨潇潇,独对孤灯恨气高。针线懒拈肠自断,梧桐叶叶剪风刀。
秋雨沉沉滴夜长,梦难成处转凄凉。芭蕉叶上梧桐里,点点声声有断肠。
湖上闲望二首
水芙蓉入眼明,败荷枯苇闹秋声。疏云不雨阴长定,唤起诗怀酒兴清。
薄云疏日弄阴晴,山秀湖平眼界清。不必西风吹叶下,愁人满耳是秋声。
中秋闻笛
谁家横笛弄轻清,唤起离人枕上情。自是断肠听不得,非干吹出断肠声。
枝上浑无一点春,半随流水半随尘。柔桑欲椹吴蚕老,稚笋成竿彩凤驯。
荷叶受风欹翠盖,榴花宜日皱殷裙。待封一(竹+奄)伤心泪,寄与南楼薄幸人。
冰蚕欲茧二桑阴,粉箨雕风曲径深。长日渐成微暑意,喜看楼影浸波心
雨过横塘蛙吹闹,日融芳圃蜜脾香。一痕心事难消遣,双鹊飞鸣过短墙。
端午
纵有灵符共彩丝,心情不似旧家时。榴花照眼能牵恨,强切菖蒲泛酒卮。
苦热闻田夫语有感
日轮推火烧长空,正是六月三伏中。旱云万叠赤不雨,地裂河枯尘起风。
农忧田亩死禾黍,车水救田无暂处。日长饥渴喉咙焦,汗血勤劳谁与语。
播插耕耘功已足,尚愁秋晚无成熟。云霓不至空自忙,恨不抬头向天哭
寄语豪家轻薄儿,纶巾羽扇将何为。田中青稻半黄槁,安坐高堂知不知?
纳凉桂堂二首
微凉待月画楼西,风递荷香拂面吹。先自桂堂无暑气,那堪人唱雪堂词。
清香满座瓜分玉,明月澄空酒漾金。不是夜凉难就醉,一帘秋色竹森森。
梅蒸滋甚因怀湖上二首
东风作雨浅寒生,梅子传黄未肯晴。戢戢箨龙头角就,湿云缭绕遍江城
云暗湖光柳四垂,珠玑万斛撒琉璃。紫苔阶面寒声急,有甚心绪更赋诗。
纳凉即事
旋折莲蓬破绿瓜,酒杯收起点新茶。飞蝇不到冰壶净,时有凉风入齿牙。
夏雨生凉三首
烈日如焚正蕴隆,黑云带雨泻长空。搜龙霹雳一声歇,庭竹潇潇来好风。
崒嵂金蛇殷殷雷,过雷斑驳渐晴开。雨催凉意诗催雨,当尽新篘玉友醅。
眼界清无俗事来,要凉更著好诗催。凉生还又撩幽恨,留取孤樽对月开。
雨过
幽篁脱箨绿参差,雨过微风拂面宜。浴罢晚妆慵不御,却亲笔砚赋新诗。
喜雨
赤日炎炎烧八荒田中无雨苗半黄。天公不放老龙懒,赤电驱雷云四方。
琼瑰万斛泻碧落,陂湖池沼皆泱泱。高田低田尽沾泽,农喜禾无枯槁伤。
我皇圣德布寰宇,六月青天降甘雨。四海咸蒙滂沛恩,九州尽解焦熬苦。
倾盆势歇尘点无,衣袂生凉罢挥羽。江上数峰天外青,眼界增明快心腑。
炎热一洗无留迹,顿觉好风生两腋。纱厨湘簟爽气新,沉李削瓜浮玉液。
傍池占得秋意多,尚余珠点缀圆荷。楼头月上云散尽,远水连天天接波。
夏夜
花底杯倾演漾金,月边风细竹阴阴。故人清远更真绝,消尽烦襟爽气深。
新菏
平波浮动洛妃船,翠色娇圆小更鲜。荡漾湖光三十顷,未知叶底是谁莲。
青莲花
净土移根体性殊,笑他红白费工夫。幽姿羞损婵娟女,异色孤芳潋滟湖。
顾影有情欺水荇,向人无语鄙风蒲。一枝摇动清香远,几许诗笺与画图
水栀子
一痕春寄小峰峦,薝卜香清水影寒。玉质自然无暑气,更宜移就月中看。
羞燕
停针无语泪盈眸,不但伤春夏亦愁。花外飞来双燕子,一番飞过一番羞。
春日闲坐
社燕归来春正浓,摧花雨倩一番风。倚楼闲省经由处,月馆云藏望眼中。
春夜
半檐斜月人归后,一枕清风梦破时。无奈梨花春寂寂,杜鹃声里只颦眉。
春宵
梦回酒醒春愁怯,宝鸭烟销香未歇。薄衾无奈五更寒,杜鹃叫落西楼月。
元夜三首
阑月笼春霁色澄,深沉帘幕管弦清。争豪竞侈连仙馆,坠翠遗珠满帝城。
一片笑声连鼓吹,六街灯火丽升平。归来禁漏逾三四,窗上梅花瘦影横。
压尘小雨润生寒,云影澄鲜月正圆。十里绮罗春富贵,千门灯火夜婵娟。
香街宝马嘶琼辔,辇路轻舆响翠軿。高挂危帘凝望处,分明星斗下晴天。
火烛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元夜遇雨
烟火笙歌是处休,沉沉春雨暗皇州。危楼十二阑干曲,一曲阑干一曲愁。
雨中写怀
东风吹雨苦生寒,悭涩春光不放宽。万紫千红浑未见,闲愁先占许多般。
夜雨二首
抱影无眠坐夜阑,窗风无雨下琅玕。我将好况供陪梦,只恐灯花不耐寒。
明朝春在雨中看,心碎檐声点滴间。纵有酒能消熟恨,宁无花解怨生寒。
添得杨柳色更浓,飞烟卷雾弄轻风。展匀芳草茸茸绿,湿透夭桃薄薄红。
润物有情如著意,催花无语自施工。一犁膏脉分春陇,只慰农桑望眼中。
几度寻芳已不成,又还寂寞过清明。悭风涩雨颠迷甚,十日春无一日晴。
竹摇清影罩幽窗,两两时禽噪夕阳。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花柳
惜花
生情赋得春心性,剩选名花绕砌栽。客到且堪供客眼,诗悭聊可助诗才。
低丛高架随宜有,浅紫深红次第开。便做即今风雨恨,要看香艳绣苍苔。
看花
欲向花边遣旧愁,对花无语只成羞。春光纵好须归去,谁伴幽人著意留。
移花
自移红药绕阑栽,粉腻香娇逐旋开。且与幽人充近侍,莫教风雨苦相催。
小桃叶去偶生数花
庭外缃桃一萼红,多情特地振春风。仙源已露真消息,迥作新花发旧丛。
窗西桃花盛开
尽是刘郎手自栽,刘郎去后几番开。东君有意能相顾,蛱蝶无情更不来。
杏花
浅注胭脂翦绛绡,独将妖艳冠花曹。春心自得东君意,远胜元都观里桃。
梨花
朝来带雨一枝春,薄薄香罗蹙蕊匀。冷艳未饶梅共色,靓妆长与月为邻。
许同梦蝶还如蝶,似替人愁却笑人。须到年年寒食夜,情怀为你倍伤神。
海棠
胭脂为脸玉为肌,未赴春风二月期。曾比温泉妃子睡,不吟西蜀杜陵诗。
桃羞艳冶愁回首,柳妒妖娆只皱眉。燕子欲归寒食近,黄昏庭院雨丝丝。
荼蘼
花神未怯春归去,故遣天姿殿后芳。白玉体轻蟾蜍魄,素纱囊薄麝脐香。
梦思洛浦婵娟态,愁记瑶台淡净妆。勾引诗情清绝处,一枝和雨在东墙。
偶得牡丹数本移植窗外将有著花意二首
王种元从上苑分,拥培围护怕因循。快晴快雨随人意,正为墙阴作好春。
香玉封春未啄花,露根烘晓见红霞。自非水月观音样,不称维摩居士家。
瑞香
玲珑巧蹙紫罗裳,今得东君著意妆。带露欲开宜晓日,临风微困怯春霜。
发挥名字来雕辇,弹压芳菲入醉乡。最是午窗初睡省,重重赢得梦魂香。
万缕千丝织暖风,绊烟留雾市桥东。砌成幽恨斜阳里,供断闲愁细雨中。
春日杂书十首
春来春去几经过,不是今年恨最多。寂寂海棠枝上月,照人清夜欲如何。
柳丝拂拂弄东风,日色春容一样同。嫩草破烟开秀绿,小桃和露坼香红
松松丽日约余寒,春向梅边柳上添。蜂蝶自知新得意,展须忙翅入层帘。
柳垂新绿腻烟光,紫燕惺松语画梁。午睡忽惊鸡唱罢,日移花影上窗香。
卷帘月挂一钩斜,愁到黄昏转更加。独坐小窗无伴侣,凝情羞对海棠花。
斗草寻花正及时,不为容易见芳菲。谁能更觑闲针线,且滞春光伴酒卮。
月筛窗幌好风生,病眼伤风泪欲倾。写字弹琴无意绪,踏青挑菜没心情。
一年好处清明近,已觉春光大半休。点检芳菲多少在,翠深红浅已关愁。
濛濛细雨湿香尘,似欲藏鸦柳色新。斗草工夫浑忘却,只凭诗酒破除春。
自入春来日日愁,惜花翻作为花羞。呢喃飞过双双燕,嗔我帘垂不上钩。
晚春会东园
红叠苔痕绿满枝,举杯和泪送春归。鶬鶊有意留残景,杜宇无情恋晚晖。
蝶趁落花盘地舞,燕随狂絮入帘飞。醉中曾记题诗处,临水人家半敞扉。
鶬鶊:黄鹂。残景:即晚晖,景,日光。趁:追逐。
晚春有感
却扇羞花春已空,扫红吹白任颠风。断肠芳草连天碧,春不归来梦不通。
却:去,除。羞花:形容女子美貌,使花亦羞愧。
莫春三首
才过清明春意残,落花飞絮更相关。衔泥燕子时来去,酿蜜蜂儿自往还。
风静窗前榆叶闹,雨余墙角藓苔斑。绿槐高柳浓阴合,深院人眠白昼闲。
相关:指牵惹愁绪。雨余:雨后。
碧沼荷钱小叶圆,眼前芍药恣连颠。清明已过三春候,谷雨初晴四月天。
乍著薄罗偏觉瘦,懒匀铅粉只宜眠。情知废事因诗句,气习难除笔墨缘。
沼:池塘。荷钱:指初生的小荷叶,其形如铜钱。恣连颠:拟人手法,形容风吹芍药,芍药连绵起伏状。三春:春天第三个月,暮春。候:等候。意谓暮春近在眼前。情知:深知,明知。
举杯无语送春归,分付东风欲去时。燕子楼台人寂寂,杨花庭院日熙熙。
枝头添翠莺先觉,叶底销红蝶未知。诗卷酒杯新废却,闲愁消遣殢他谁
分付:付托,寄意。杨恢《祝英台近》:都将千里芳心,十年幽梦,分付与一声啼鴂。熙熙:和暖。消遣:消除、排遣愁闷。殢:沉溺于。
恨春五首
樱桃初荐杏梅酸,槐嫩风高麦秀寒。惆怅东君太情薄,挽留时暂也应难。
樱桃初荐:《礼记·月令》:“仲夏之月,以含桃荐于寝庙。”含桃即樱桃;寝庙,古代宗庙的正殿称庙,后殿称寝,合称寝庙。秀:植物吐穗开花。
一瞬芳菲尔许诗,苦无佳句纪相思。春光正好须风雨,恩爱方深奈别离。
泪眼谢他花放抱,愁怀惟赖酒扶持。莺莺燕燕休相笑,试与单栖各自知。
时暂:暂时。尔许:如此多。须:必然,应当会。
病酒厌厌日正高,一声啼鸟在花梢。惊回好梦方萌蕊,唤起新愁欲破苞。
暗把后期随处记,闲将清恨遣诗嘲。从今始信恩成怨,且与莺花作淡交。
厌厌:懒倦,无聊。柳永《定风波》:“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后期:后会之期。淡交:《庄子·山木》:“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迟迟花日上帘钩,,尽日无人独倚楼。蝶使蜂媒传客恨,莺梭柳线织春愁。
碧云信断惟劳梦,红叶成诗想到秋。几许别离多少泪,不堪重省不堪流。
迟迟:阳光煦暖、光线充足的样子。帘钩:卷帘所用的钩子。碧云:喻远方。柳永《倾杯》:“最苦碧云信断,仙乡路杳,归雁难倩。”红叶成诗:唐代红叶题诗、结成良缘的故事较多,情节略同而人事各异,如宣宗时,舍人卢渥偶临御沟,得一红叶,上题绝句云:“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归藏于箱。后来宫中放出宫女择配,不意归卢者竟是题叶之人。见唐范摅《云溪友议》卷十。想:想必,料想。
一篆烟消系臂香,闲看书册就牙床。莺声冉冉来深院,柳色阴阴暗花墙。
眼底落红千万点,脸边新泪两三行。梨花细雨黄昏后,不是愁人也断肠。
一篆烟:意谓袅袅盘曲的香烟。系臂:佩戴在手臂上的饰品。牙床:饰以象牙的眠床或坐榻,亦泛指精美的床。
片片飞花弄晚晖,杜鹃啼血诉春归。凭谁碍断春归路,更且留连伴翠微。
翠微:青山。
满地落花初雨过,一声啼鸟已春归。南窗梦觉情怀恶,风絮欺人故沾衣。
情怀恶:情绪不好。
狼籍花因昨夜风,春归了不见行踪。孤吟惸坐清如水,忆得轻离十二峰。
了:全。惸qióng:孤独。十二峰:巫山有十二座峰。用巫山云雨典故。
一点芳心冷若灰,寂无梦想惹尘埃。东君总领莺花处,浪蝶狂蜂不自来。
惹尘埃:六祖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东君:司春之神。总领:统领,统管。平畴:平坦的田野。
平畴交绿蔼成阴,梅豆初肥酒味新。门外好禽情分熟,不知春去尚啼春。
交:同时,一齐。蔼:繁茂,盛多。梅豆:初生的小梅子。卢炳《谒金门》:“门巷寂,梅豆微酸怯食。”梅子可为佐酒之物。情分:情谊。
缭绕晴空似雪飞,悠扬不肯着尘泥。花边娇软黏蜂翅,陌上轻狂趁马蹄。
贴水化萍随浪远,弄风无影度墙低。成团作阵愁春去,欲把东君归路迷。
贴水化萍:传说柳絮落水,化为浮萍。东君:司春之神。
闻子规有感
花落花开事可悲,等闲一醉失芳菲。园林初听莺声涩,庭径俄看蝶粉稀。
欹枕夜深无梦到,倚楼天外便魂飞。我无云翼飞归去,杜宇能飞也不归。
子规:杜鹃鸟的别名。等闲:随便。俄:一会儿,马上。蝶粉:蝶翅上的粉屑。欹:斜靠着。云翼:《庄子·逍遥游》:“(鹏)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后因以云翼称大鹏的翅膀。杜宇:杜鹃鸟的别名。古人认为杜鹃鸟的叫声酷似人言“不如归去”。
暮春有感
倦对飘零满径花,静闻春水闹鸣蛙。故人何处草空碧,撩乱寸心天一涯
故人句:淮南小山《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芳草生兮萋萋。”撩乱:纷乱。寸心:指心。古人认为心得大小在方寸之间,故名。一涯:一方。古诗《行行重行行》:“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立春前一日
梅花枝上雪初融,一夜高风激转东。芳草池塘冰未薄,柳条如线著春工。
高风:强劲的风。激:迅疾。春工:春季造化万物之工。
立春古律
停杯不饮待春来,和气先春动六街。生菜乍挑宜卷饼,罗幡旋剪称联钗。
休论残腊千重恨,管入新年百事谐。从此对花并对景,尽拘风月入诗怀。
和气:古人认为天地间阴气与阳气交合而成之气。万物由此“和气”而生。六街:唐京都长安的六条中心大街。北宋汴京也有六街。此处泛指京都的大街和闹市。生菜:鲜菜;青菜。亦特指不烹煮而生吃的蔬菜。挑:此指挖。旋:漫然,随意。刘克庄《满江红》:“且乱簪破帽,旋呼鸣瑟。”
立春绝句二首
自折梅花插鬓端,韭黄兰茁簇春盘。泼醅酒软浑无力,作恶东风特地寒。
嘉胜春幡袅凤钗,新春不换旧情怀。草根隐绿冰痕满,柳眼藏娇雪里埋。
春盘:古代风俗,立春日以韭黄、果品、饼饵等簇盘为食或馈赠亲友,称春盘。泼醅:即酦醅,重酿未滤的酒。特地:格外,特别。罗隐《汴河》:当时天子是闲游,今日行人特地愁。作恶:不作美,使坏。泼醅二句,意谓酒虽能暖身,无奈酒力不抵春寒。嘉胜:即春胜。旧俗于立春日剪彩为方胜为戏,或为妇女首饰。春幡春旗。旧俗于立春日或挂春幡于树梢,或剪缯绢为小幡,连缀簪之于首,以示迎春之意。柳眼:早春初生的柳叶如人睡眼初展,因以为称。元稹《生春》:何处生春早,春生柳眼中。
淡薄轻寒雨后天,柳丝无力妥朝烟。弄晴莺舌于中巧,著雨花枝分外妍。
消破旧愁凭酒盏,去除新恨赖诗篇。年年来对梨花月,瘦不胜衣怯杜鹃。
妥:垂。弄晴句:弄晴,禽鸟在初晴时鸣啭、戏耍。于中,即于柳丝中。不胜衣:形容身体极瘦弱,连衣服都承担不起。语出《荀子·非相》:“ 叶公子高微小短瘠,行若将不胜其衣。”
新春
楼台影里荡春风,协气融怡物物同。草色乍翻新样绿,花容不减旧时红。
莺唇小巧轻烟里,蝶翅轻便细雨中。聊把新诗记风景,休嗟万事转头空。
协气:和气。古人认为天地间阴气与阳气交合而成之气。万物由此“和气”而生。融怡:暖和。万事转头空:白居易《自咏》: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
晴和
海棠深院雨初收,苔径无风蝶自由。百结丁香夸美丽,三眠杨柳弄轻柔。
小桃酒腻红尤茂,芳草寒余绿渐稠。寂寂珠帘归燕未,子规啼处一春愁。
百结:丁香别名。三眠:《三辅故事》:“ 汉苑中有柳状如人形,号曰人柳,一日三眠三起。”未:否,用在句末,表示疑问。王维《杂诗》: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春阴古律二首(选一)
陡觉湘裙剩带围,情怀常是被春欺。半檐落日飞花后,一阵轻寒微雨时。
幽谷想应莺出晚,旧巢应怪燕归迟。间关几许伤怀处,悒悒柔情不自持。
陡:突然。湘裙:湘地丝织品制成的女裙。剩带围:剩,多。带围,腰带绕身一周的长度。剩带围意谓因消瘦以致原来的腰带都宽松了。幽谷句:《诗经·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于幽谷,迁于乔木。间关:鸟鸣声。悒悒:忧郁,愁闷。自持:自我克制。
春阴绝句
杨花扰乱少年心,怕雨愁风用意深。付与酒杯浑不管,从教天气作春阴。
从教:听任,任凭。
问春
春到休论旧日情,风光还是一番新。莺花有恨偏供我,桃李无言只恼人。
粉泪洗干清瘦面,带围宽尽小腰身。东君负我春三月,我负东君三月春。
莺花:莺啼花开。泛指春日景色。
伤春
阁泪抛诗卷,无聊酒独亲。客情方惜别,心事已伤春。
柳暗轻笼日,花飞半掩尘。莺声惊蝶梦,唤起旧愁新。
阁泪:含着眼泪。宋无名氏《鹧鸪天》:尊前只恐伤郎意,阁泪汪汪不敢垂。无聊:郁闷,精神空虚。伤春:因春天到来引起的忧伤苦闷。蝶梦:《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后因以“蝶梦”喻迷离惝恍的梦境。
春日感怀
寂寂多愁客,伤春二月中。惜花嫌夜雨,多病怯东风。
不奈莺声碎,那堪蝶梦空。海棠方睡足,帘影日融融。
怯:原本作“发”,据他本改。
绝句
乳燕调雏出画檐,游蜂喧翅入珠帘。日长无事人慵困,金鸭香销懒更添。
乳燕:育雏的燕。调雏:《竹溪闲话》:“燕雏将长,其母调之使飞。”画檐:有画饰的屋檐。金鸭:一种镀金的鸭形铜香炉。
屋嗔柳叶噪春鸦,帘幕风轻燕翅斜。芳草池塘初梦断,海棠庭院正愁加。
几声娇巧黄鹂舌,数朵柔纤小杏花。独倚妆窗梳洗倦,只惭辜负好年华。
芳草池塘:《诗品》引《谢氏家录》云:“康乐每对惠连辄得佳语。尝在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寤寐间忽见惠连,即成‘池塘生春草’。故常云:‘此语有神助,非我语也。’”
屈指清明数日期,纷纷红紫竟芳菲。池塘水暖鹣鹣并,巷陌风轻燕燕飞。
柳带万条笼淑景,游丝千尺网清晖。人间何处无春色,只是团圆人未归。
鹣鹣:鸟名,比翼鸟。《尔雅·释地》:“南方有比翼鸟焉,不比不飞。其名谓之鹣鹣。”淑景:春光。游丝:指蜘蛛等布吐的飘荡在空中的丝。
春色有怀
客里逢春想恨浓,故园花木梦魂同。连堤绿荫晴烟里,映水红摇薄雾中。
荫:遮蔽。
约游春不去二首
邻姬约我踏春游,强拂愁眉下小楼。去户欲行还自省,也知憔悴见人羞。
少年意思懒能酬,爱好心情一向休。若到旧家游冶处,只应满眼是春愁。
意思:心意。懒能酬:懒怠于应对。爱好:爱美。汤显祖《牡丹亭·惊梦》:“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旧家:从前。游冶:出游寻乐。
鹁鸠声歇已开晴,柳眼窥春浅放春。楼上卷帘凝目处,远山如画展帏幈。
鹁鸠:鸟名。天将雨时其鸣甚急,俗称水鹁鸪。柳眼:早春初生的柳叶如人睡眼初展,因以为称。帏幈:帷帐和屏风。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文学家 作家 人物 书籍 中国